大同煤矿困局集中爆发 人员冗余负重难行

经济观察报 [微博] 2015-04-27 15:48
0

[导读]同煤这条大船早就隐患重重,只是所有人都沉浸在虚假的繁荣中无暇顾及,如今当它开始迈着沉重的步伐、艰难地喘息,躺在这个拥有独特体制的“温床”上,人们依然在盲目依赖着它。

有一次,同煤集团(大同煤矿集团)的董事长张有喜曾与神华集团、枣庄某公司的掌舵者难得地碰在一起,在后两者分别以“三个代表”的最先进生产力、最先进文化方向自比后,张有喜笑称“同煤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”,虽然这仅是几大集团掌舵者的玩笑话,但是张有喜的话却道出了同煤集团应对行业寒冬的尴尬之处,即庞大的人员包袱和国企的社会职责。

正如一个长期透支体力的人,羸弱的身体难以支撑不断长大而变得沉重的头颅一样。大同的煤炭业历经一百多年的跌宕兴衰,早在上世纪初山西商办在大同市掀起办矿热潮,跟随时代变迁其身份不断变换,如今以同煤集团这个主体矗立在人们面前时,似乎继续透支濒临枯竭的资源的无奈,只是支撑那僵化体制下不断变庞大沉重的身躯继续存活而已。

不知何时起,同煤已膨胀成为拥有80万职工家属、总资产达2030亿元的庞然大物,而全国第一大煤企神华集团才拥有员工15万左右。

4月19日山西同煤姜湾煤矿发生透水事件,遇难人数达19人,而这只是同煤的冰山一角。曾经历过上世纪末金融危机下煤炭业萧条期、而后小煤窑争夺市场、2009年煤炭国企对私营煤矿整合风暴等诸多行业和政策变迁,终于在一轮超强透支资源之后,在煤炭大需求低迷、反腐政治风暴和环保控煤多重因素叠加下,同煤集团早已“头重脚轻”、“老国企病”积重难返,于是矿难、上访、降薪欠薪、人员分流和矿井停产正在集中爆发或将逐步变成现实。

同煤这条大船早就隐患重重,只是所有人都沉浸在虚假的繁荣中无暇顾及,如今当它开始迈着沉重的步伐、艰难地喘息,躺在这个拥有独特体制的“温床”上,人们依然在盲目依赖着它,期待它能在困境中给出一个解救众生的办法。

如今,煤电一体化、煤炭深加工以及资本运作手段等是同煤转型的方向,然而同煤未来的路上,似乎必须回答好一个问题,那就是涅槃重生与老国企体制顽疾之间的悖论。

透支难题

3月份,拥有80万职工家属的同煤终于集体降薪,虽然山西除同煤外几大煤企去年均降薪、个别矿井停产等,相对而言同煤不是境况最糟的,但在同煤员工王磊看来,这是一个无比危险的信号,公司在一系列措施后终于有点“顶不住”了,“寒冬刚开始”。

去年集团利润实现5.78亿元、大同煤业净利润1.3亿元的靓丽成绩单以及多年来盛产省部级高官,同煤的处境,似乎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“和谐”。

驱车驶往口泉沟一带同煤集团12口矿井所在地,蜿蜒山路顺着山势延伸,所到之处,村落、未彻底搬离的山上棚户区、矿区建筑均满目疮痍,车行驶中灰色扬尘环绕,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设过市,后撤销改设大同为市,这里便成了口泉沟乡,而这里还曾是大同市“煤都”称号的溯源地。

4月13日上午11点多,同家梁煤矿食堂,厚厚的棉门帘上斑驳地沾着日久从矿工身上蹭上去的煤灰,可容纳几百人的偌大餐厅职工并不多,显得很冷清,仔细看或可从厅内装潢布置上发现仍留有昔日辉煌的烙印,而如今显然辉煌已不再。

2009年,同煤集团成立60周年时产煤量就达17亿吨,装火车可以绕地球两圈半,而从2010年至2014年短短五年间,集团产煤量达约6.69亿吨,而这种快速开发的结果便是如今绝大部分老矿资源枯竭、大批职工面临分流。

前一天,年届50岁的刘海像往常一样从矿井里出来洗个澡,沿着运煤的铁路线旁紧挨着的马路一路下坡。走了一段路后,在路边一个斑驳的青砖墙的小屋子里呆了一会儿,手里便多了一条劣质白毛巾、三块肥皂和几副手套,“这是这个月的劳保用品。”他解释道。

作为口泉沟一带12口几乎濒临枯竭的矿井中的一个,刘海所在的忻州窑矿在下午两点多便冷清起来,在矿区溜达一圈也难以见到几个人,这很难让人联想到是一个拥有五六千职工的矿区,此时刘海也到了下班时间。自从成为同煤集团一名正式职工,刘海便对这份既辛苦又危险的工作颇为知足,“工资待遇在大同来说算中上水平,再过几年就退休了。”刘海说。

一位矿区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同家梁矿的矿工下井要坐40分钟电车,然后徒步走40分钟才到挖煤工作地点,有的挖煤点竟然与四老沟矿仅一墙之隔,而同家梁与四老沟矿区地面距离需步行三个小时。

正是煤矿枯竭导致了煤炭生产成本偏高。因为每个煤矿的通风情况各不相同,虽然同家梁矿与四老沟矿仅一墙之隔,却不能打通。这意味着生产出的煤要在地下远距离运输,加之枯竭煤矿的安全成本更高,所以生产一吨煤赔一吨,往往生产成本达到300-400元/吨,而如今同煤向外销售的煤炭价格仅100-200多元/吨。

“这地下都是‘采空区’,原来是矿工自搭自建的棚户区。”刘海指着半山腰一片刚栽种不久的绿化植被说。

与临近退休的刘海不同,让同样位于口泉沟一带的同家梁矿某内部人士感到末路来临的是,该矿早在2006年便是一个亏损矿了,彼时煤炭价格颇为高企,至今连续九年亏损了。而令人吃惊的是,此前集团每年都会给该矿一定的预亏指标,宁肯亏着生产养活七八千名干部职工,也不关停。这个2008年核定年产300万吨的煤矿,从那时起便逐年产量缩减,到200万吨每年,再到100多万吨每年,直到去年煤炭产量才仅区区30万吨年产规模。“连年亏损的老矿,不是不想关而是不敢关,国企与私企不同的是,经营再困难也不能先裁员,除追求经济效益外,还有稳定社会的作用。”一位同煤人士说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腾讯房产

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腾讯房产看房APP

手机看房更便利 省时省钱省油 爱省什么省什么

腾讯房产

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腾讯房产官方微信

最in的房产资讯 最贴心的私人顾问 还有免费叫车服务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